FolkMusic

一首歌,一段文字,一些故事,从校园民谣开始说起,记录一段音乐历程。

©FolkMusic
Powered by LOFTER
Vincent - Sara K.

关于梵高,没什么好说的,什么赞美都不为过,不是因为他的怪异,因为他有一颗艺术家的灵魂,不要说他不好,你首先要了解他做了什么。

山丘 (Live) - 李宗盛

如果这首歌有个副标题的话,大龄文艺男青年之歌,是不二之选,属李宗盛的集大成之作,有此曲,大哥可以死而无憾了,因为他把唱作人的半生感受,都化成一句句直指人心的歌词,让人听了,不至于哭,但戚戚焉也不止,正应了那句话: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时候已中年。

Demons - Imagine Dragons

素年锦时:

最近爱上了Imagine Dragons乐队

作为摇滚党简直难以抵抗。

Imagine Dragons是美国一支独立摇滚乐队,被国内乐迷称为“梦龙”。2008年诞生于犹他州普洛佛,之后驻扎于拉斯维加斯。2012年凭借主流出道的录音室专辑《Night Visions》获得巨大成功。2014年6月2日,Imagine Dragons为《变形金刚4》演唱主题曲《Battle Cry》;同年9月17日,Imagine Dragons与Riot Games合作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演唱主题曲《Warriors》。

   主唱Dan Reynolds生于1987年7月14日,他是九个兄弟姐妹中的老七,父母Ronald Reynolds和Christene Reynolds都是拉斯维加斯当地人。在青少年时期,他就学习了奏鸣曲,并在圣诞钢琴演奏会上进行了表演。进入Bonanza高中之后,在几个当地的小乐队里担任了鼓手、吉他手和主唱。

2008年,Dan在犹他州遇到吉他手Wayne Sermon。当时主唱Dan正在上学,而Wayne则已经从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乐队诞生于普洛佛,是犹他州的当地乐队,数次阵容变化之后,于拉斯维加斯正式成立。成员包括Dan和Wayne以及新加入的Ben McKee、Andrew Tolman和Brittany Tolman。


歌词(online译本);

When the days are cold

随著日子逐渐难过

And the cards all fold

那张张摺叠起来的卡片

And the saints we see

以及我们所熟知的圣者

Are all made of gold

全都由万恶的黄金所铸

When your dreams all fail

当你的梦想殒落之时

And the ones we hail

那些我们曾拥戴的一切

Are the worst of all

成了最糟的梦靥

And the blood’s run stale

我们却苟延残喘地活著

I want to hide the truth

我只求隐瞒真相

I want to shelter you

保护着你

But with the beast inside

可我内心深处即将爆发的那头猛兽

There’s nowhere we can hide

使我们无处可藏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姑且不论我们受的教养为何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

一股欲念仍在我们心底油然而生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这便是逢魔时刻的降临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这便是邪恶降临的时刻

When you feel my heat

当你感受到我炙热的体温

Look into my eyes

望进我的灵魂深处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潜伏著一头邪恶的魔鬼

Don’t get too close

请别再靠近我

It’s dark inside

这裡只有颗无比黑暗的内心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潜伏著一头邪恶的魔鬼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潜伏著一头邪恶的魔鬼

When the curtain’s call

每当谢幕之时

Is the last of all

一切结束的时候

When the lights fade out

灯光逐渐暗下

All the sinners crawl

所有的罪恶开始蠢蠢欲动

So they dug your grave

他们刨开你的墓

And the masquerade

撕毁你所戴的假面

Will come calling out

正呼唤邪恶的到来

At the mess you made

对你过去所做的事

Don’t want to let you down

不愿再度让你失望

But I am hell bound

我已是终将踏入地狱的人

Though this is all for you

但愿这是最后能为你做的事

Don’t want to hide the truth

至此我已不愿再隐瞒真相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姑且不论我们受的教养为何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

一股欲念仍在我们心底油然而生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这便是逢魔时刻的降临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这便是邪恶降临的时刻

When the curtain’s call

每当谢幕之时

When you feel my heat

当你感受到我炙热的体温

Look into my eyes

望进我的灵魂深处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Don’t get too close

请别再靠近我

It’s dark inside

这裡只有颗无比黑暗的内心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潜伏著邪恶的恶魔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潜伏著邪恶的恶魔

They say it's what you make

人们说这是咎由自取

I say it's up to fate

我道此乃命中注定

It's woven in my soul

尽管灵魂仍然纠结

I need to let you go

我也只能选择让你离去

Your eyes, they shine so bright

你那澄澈明亮的双眸

I want to save their light

愿我拥有这道光芒

I can't escape this now

如今我已无法挣脱

Unless you show me how

除非你教我如何面对那股黑暗

When you feel my heat

当你感受到我炙热的体温

Look into my eyes

望进我的灵魂深处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Don’t get too close

请别再靠近我

It’s dark inside

这裡只有颗无比黑暗的内心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一头恶魔就潜伏在那里


Wildflower - Sheryl Crow

在车上听了1年的歌,哈哈

错爱 - 深蓝乐团

和郑钧的《灰姑娘》的调调很像,“我是飞鸟,你是鱼,只能错过”

爱情 - 深蓝乐团

和张楚的歌同名


诺言 - 深蓝乐团

好听的歌,推荐

2月14 - 深蓝乐团

记得是96年吧,那时还是阴影酒吧,还是山师东路,还是那个小毛吧,那时就已经有了这首歌?好熟悉,他们还在,时光流逝,但歌声还在,青春就还在。《2月14》 深蓝乐团

歌唱祖国 - 杨沛宜

牧天的呓言堂:

2014-8-16,南京青奥会开幕;

今天不贴古典音乐,贴一首时常哼唱的歌曲吧;

一直非常喜欢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杨沛宜版歌唱祖国,不同于军乐队与合唱团的版本,这个版本抒情而唯美,小女孩美妙的天籁之声仿若薄纱,薄纱轻飏,拂过心间某处柔软的所在;五星红旗,胜利歌声,歌唱祖国,繁荣富强,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词不再是新闻直播员唇间的专利,而是每个人都在轻声吟唱的,纯真的歌谣。

六载光阴,从皇城根下到昔年旧都,不变的是这份令人笑着流泪的力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此刻我们比任何时刻都更加热爱这座城市,这片土地,我们的国家。

情歌 - 陈珊妮

牧天的呓言堂:

写于夜晚的仙林,关于一直想聊聊的陈珊妮,多声部,种种情愫,并为以上一切轻声吟唱情歌。

第二次在我的Lofter上推送陈珊妮的《情歌》,一首最为精致,最为复杂,无法流行的流行歌曲。

第一次的时候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关于情歌的思绪太多太冗杂,该从浓密的化不开的情感与眼泪的哪一丝一毫开始说起?亦或是当年大卖的电影《失恋33天》中,对于此曲与剧情的完美搭配引入,还是陈珊妮迷人的声线与令人心醉的三声部那儿与大家聊聊这支歌儿?

不知单曲循环了几千几万次,已是三年过去,既然决定要说说她,那就从音乐本身开始吧。

这是异常浮躁的华语流行乐坛难得一见的一首用心之作,一首结构精巧的三声部作品,普通听众或许会被流于表面的歌词与旋律所折服,而忽略了其伴奏中的工笔万千。

不妨将耳朵的位置放低,仔细聆听来自第二与第三声部的歌声,钢琴在此曲中扮演了尤为重要的角色,任何一位钢琴演奏者在和着这首歌伴奏的时候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走神,歌曲进行之中,不仅是陈珊妮,也不仅仅是钢琴伴奏,而是陈珊妮的声音,与共钢琴伴奏的左手与右手,三个互相跟随互相缠绵的声音在为聆听者描绘一种温柔的感觉。歌词的语焉不详更加深了这种感觉,依然在你房间,赖着你一直不肯走,情歌唱的太稳重,害你舍不得我。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去分辨这种半醉半醒而又无比锐利的声音中究竟包含了哪些用意,你只知道这是一种温柔,而三个互相独立的声音也在轻声赞同着你潜意识中的这一缕思绪。

副歌缓缓飘远,迎来了钢琴的短暂独奏,声音庄严而哀婉,正当思绪即将一发而不可收拾之时,陈珊妮的声音再度降临,伴随着更加细碎而轻盈的钢琴伴奏,行将下沉的嘴角又变成了一抹浅浅的微笑。不知为何,在此曲的每一个时刻,都仿佛能听到另一个声音,那是来自黄龄妖孽的声音:她,是悠悠一抹斜阳,多想,多想,有人懂得欣赏;他,有蓝蓝一片云窗,只等,只等,有人与之共享……

不知为何,仿佛将这首情歌的任意一处微分,便立刻幻化出了黄龄柔媚的《痒》,情感上的两个极端,在具有魔力的三声部的催化下,在梦呓一般的想象之中融为一体。

又想说说由歌曲本身说开去的东西,也是从多声部开始吧。从来都认为多声部的控制应当是一种人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能力,这应当感谢母亲从小到大对我钢琴演奏学习的执着陪伴,才使我显得游刃有余。然而看得人越多,越来越发现如此特质并未比比皆是,钢琴上如是,现实之中亦如是。

众人眼中,巴赫便是巴赫,肖邦即是肖邦,陈珊妮就是塞壬一般的陈珊妮,文学是钻营装逼的文学,物理是铁板一块的物理,中医是乱碰运气的中医,交易是一不小心就会亏掉底本的危险游戏。谈起不甚了解的领域,自卑者与自负者均固守着头顶的一方椭圆,自卑者低头花圈,自负者高谈阔论,然而智者不言,却慢慢爬出那方天井,看到了广阔无垠的世界,运气更好,还能看到巨人从当初那方所谓天井上抬起屁股,提起裤子。幸而世界这么小,哪怕一辈子都呆在那只看似是天井的搪瓷马桶中,便也十分足够;安稳度过一生,赞一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然而不凡者如哥德尔,巴赫,炎黄;甚至不怕人耻笑,向大俗说去,如“缠师”一般,在各个领域游走并精通,轻松而惬意,岂是桶中窥天的凡夫俗子所能企及的?不凡者或许会留下令常人叹为观止的一点遗迹,像GEB与内经,凡夫俗子却毕生也无法企及不凡者的一丝一毫。某日拾一沫牙慧,又是津津乐道这一生。

扯得太远,继续听歌,值得单曲循环一年,来自陈珊妮的《情歌》。